TA-Lib 中蜡烛图模式识别详解

最近本人在使用 TA-Lib 这个库的时候,需要接触到 蜡烛图 形态识别的部分。由于东西方语言差异的原因,国内许多的量化开发者无法将自己所熟悉的各种蜡烛图术语与 TA-Lib 中 CDL 前缀的函数一一对应,所以在谨慎参考 「日本蜡烛图技术——古老东方投资术的现代指南」、网上相关的术语及源代码注释之后,将各个函数所对应形态的详解整理成文,分享给大家,其中包括函数实现中具体的判定条件等,因此这篇文章篇幅很长,建议大家以阅读技术文档的方式来阅读此文。 这里我使用的是 TA-Lib 0.4 版本的源代码, »

关于比亚迪云服务 App 逆向过程的经验

在 IT 公论的某期通讯(「IT 公论周五通讯:物联网和共产主义(2015.04.10)」)里写道: 当然,接下来就是为什么的问题。和 geek 们的信念相反,「因为我能」从来就不构成足够的理由。我能,我上。互联网早期的先锋们正是这么做的。卷起袖子干的实用主义精神延续到了现在,演化成为对行动力的礼赞和快速发布反复迭代的行动纲领。 由于个人实在是无力吐槽国产品牌车配套的应用设计水准,秉持着上面提到的「我行我上」准则, »

对金融产品和其衍生品的一些理解

由于种种的原因,从原来的公司离职之后开始了解金融、投资、投机方面的知识。前段时间完成了「金融的解释」的阅读,在这里将一些书中的知识点结合自己的理解分享给大家。 如果没有特殊注明的话,以下的“金融产品”均代指“金融产品和其衍生品”。 金融对实体经济是有帮助的 近年来唱衰中国实体经济的声音不少,很多人会将实体经济萎靡的一部分原因归咎于快速发展的互联网和获取超额利润的金融行业,但我并不这样认为。任何实体经济快速发展的一个重要推动力便是资本运作。 在本书中有一句很经典的引用: 马克思曾形象地说:“假如必须等待积累去使某些单个资本增长到能够修建铁路的程度,那么恐怕直到今天世界上还没有铁路。” 本来这句话是形容股份制制度的优点的,在我看来一样可以成为金融在生产活动中重要性的佐证。实体经济萎靡的原因,应当归咎于那些经营不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