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年投资笔记

17 年已经接近尾声了。从北京的创业公司离职,回到上海也都一年时间了,回想一年里做了一些什么事,值得拿出来和大家分享的也就是投资了。第一次写投资笔记,也算是对今年的一些事情做一个总结。 回上海之后因为某些私人原因,在某个金融投机公司待了十个月,做着一些与技术无关的工作,但算也没有完全脱离技术——期间为开发了两个桌面端的内部软件,技术选型上采用了 Python 3 和自带的 tkinter。那段时间尝试了几个月在家办公,但是感觉并没有特别好。也正是那段时间让我停下来思考了自己想要什么,人生的意义等等。最终,我选择回到了老本行。 一旦接触了金融,便开始关注自己资产的保值增值, »

谈自由的互联网

没有什么比「顺畅」地访问自由互联网世界更让我高兴的事情了。 在国内的朋友也许会注意到,这次「断网风波」来的尤其的凶狠——限制端口、白名单、流量特征,等等。打开 Surge 连通性测试的面板,显示的是挂了一批又一批的主机、服务。 原因之一无非是,Shadowsocks 协议本身没有明显的攻击漏洞,所以审查者只能着手于切断到 VPS 的链路,这样一来无论是不是用于翻墙的服务,都会受到影响。原因之二,是现在过于泛滥的 »

TA-Lib 中蜡烛图模式识别详解

最近本人在使用 TA-Lib 这个库的时候,需要接触到 蜡烛图 形态识别的部分。由于东西方语言差异的原因,国内许多的量化开发者无法将自己所熟悉的各种蜡烛图术语与 TA-Lib 中 CDL 前缀的函数一一对应,所以在谨慎参考 「日本蜡烛图技术——古老东方投资术的现代指南」、网上相关的术语及源代码注释之后,将各个函数所对应形态的详解整理成文,分享给大家,其中包括函数实现中具体的判定条件等,因此这篇文章篇幅很长,建议大家以阅读技术文档的方式来阅读此文。 这里我使用的是 TA-Lib 0.4 版本的源代码, »

关于比亚迪云服务 App 逆向过程的经验

在 IT 公论的某期通讯(「IT 公论周五通讯:物联网和共产主义(2015.04.10)」)里写道: 当然,接下来就是为什么的问题。和 geek 们的信念相反,「因为我能」从来就不构成足够的理由。我能,我上。互联网早期的先锋们正是这么做的。卷起袖子干的实用主义精神延续到了现在,演化成为对行动力的礼赞和快速发布反复迭代的行动纲领。 由于个人实在是无力吐槽国产品牌车配套的应用设计水准,秉持着上面提到的「我行我上」准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