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Capsule

Generation of generators.

李文亮医生之死带给我们的思考

如果说一名普通的医护工作者因为感染新冠病毒而不幸去世带给我们的是深切的悲痛和遗憾的话,那李文亮医生的过世却如同一颗炸弹点燃了民众内心累积的愤怒,引爆了一颗席卷所有媒体的炸弹。 先不说李医生的事情,先说说另外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 1992年2月,柏林墙倒塌两年后,守墙卫兵因格·亨里奇受到了审判。在柏林墙倒塌前,二十七岁的他射杀了一位企图翻墙而过的青年,克里斯·格夫洛伊,二十岁。几十年间,在这堵“隔离人民的墙”下面,先后有三百位东德逃亡者被射杀。……亨里奇的律师辩称这些卫兵仅仅是为执行命令,别无选择,罪不在己。然而法官西奥多·赛德尔却不这么认为:“作为警察,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但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拾高一厘米的主权,这是你应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这个世界,在法律之外还有「 良知」。当法律和良知冲突之时,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而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最终,卫兵亨里奇因蓄意射杀格夫洛伊被判处三年半徒刑,且不予假释。 根据部分的考证,确有此事发生,

HTTPS

使用 sniproxy 隐藏 SSL 握手时的域名以躲过 ISP 嗅探

最近在论坛上有不少同学反馈,由于将家中 NAS 的服务暴露到了公网,其中包含了管理页面的 HTTP 或者 WebDAV,导致 ISP 发现并断网发文通知整改。其中有部分回帖称其没有使用 HTTPS 而导致流量被运营商嗅探到。但使用了 HTTPS 服务就万无一失吗?不是的。就算使用了 HTTPS ,也有可能在 SSL 握手时域名遭到泄漏,导致运营商可以通过域名形式访问到用户开启的网页服务。 当然,运营商如何操作的,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黑盒,运营商可能通过抓包等方式获取请求中的明文的 SNI 信息。要确保万无一失,您还需要使用加密的 SNI。 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您的 ISP 未分配给您互联网上的地址,此篇教程不适用您的情况。请移步 frp 进行端口映射。我们假设以下的这种情况: 某用户使用了群晖的 NAS,

Firewall

我和墙斗争的那些年

记得刚上网的那时候,还没有墙,Google 还没有退出中国,谷歌在中国的域名是:g.cn。如此简短又优雅的域名,放眼当今互联网,我想,也只有相声界大师罗老师的 t.tt 能与之一战了。 后来,也记不清什么时候,谷歌就退出中国了,所有 g.cn 的请求都会被重定向到 google.com.hk,但也只是重定向,没有不可以访问。 再到后面一些时候,访问 Google 时会偶尔提示无法访问,慢慢地情况愈演愈烈,到最后就完全无法访问了。那应该我在读高中,也掌握了一点点计算机的知识,大概知道网络封锁是怎么一回事了。被封锁的网站通常的表现是,页面一闪而过,然后浏览器提示连接中断。 「自由门」软件截图(图片来源于网络)亏得我高中语文老师是个激进派,让我接触到了很多当时反封锁的手段。当时用的最多的是“

Travel

谈谈「地中美术馆」中的理性美

去年三月份来到濑户内海的时候,去了直岛(直島,Naoshima)。当时不是艺术祭开催期间,但地中美术馆还是要领整理券才可以进入。整理券,通俗理解就是排队的号码,上面写着允许购票的时间,可以在这个时间点购买门票入场。可惜当时因为某些原因,错过了整理券上写着的购票时间,所以无法入内。所以,地中美术馆一直是我在濑户内海记忆之中的遗憾之一。而这一次再次来到了直岛,终于参观到了安藤忠雄先生的建筑名作——地中美术馆,也弥补了去年所留下的一个遗憾。 从空中俯瞰的地中美术馆(以下图片来源于网络)从空中俯瞰地中美术馆,顶部上面有几个标准的规则图形,它们分别是正方形、矩形和三角形。因为地中美术馆特别的设计理念,整体的建筑设计于地下,所以这几个图形就像是从空中投影到碧绿森林之上一样,十分美观和优雅,与自然融为了一体。 地中美术馆内的展品并不多,一共只有展出了三位艺术家的作品。他们分别是,印象派之父 Claude Monet、当代艺术家 Walter De Maria 和 James Turrell。 如果你没有看到过地中美术馆里的展品,

Travel

西藏行记(五):Day 23-28 与后记

Day 23行程安排:从八嘎乡出发,前往狮泉河经过昨晚简单休整了一下,今天从八嘎县出发前往狮泉河。狮泉河是位于西藏之西,最西面了,到达狮泉河镇也就意味着,西藏之旅已经到达了最西面,再下去就是要踏上返程的路程了。 Day 24行程安排:从狮泉河出发,到达尼玛县色林措今天一天都在路上,从狮泉河镇出发,到达尼玛县。阿里地区类似于平缓的平原地带,山都不险陡,风景很漂亮。317 国道意外的好开,相比 318 国道,少了很多盘山公路,路平缓又直,沿途还经过好多“措”,真美。 虽然一天都在车上,但也是欣赏了一路的风景呢。 Day 25行程安排:从尼玛县出发,到达安多县今天又是在路上的一天,从尼玛县出发,到达安多县。 和父亲相处的那么多天,从最开始略微严重的抵触心理,包括很多行为举止上的看不顺眼,慢慢到了现在没有那么抵触,尝试去理解、去宽容的状态,我觉得是这次自驾游带来的最大变化之一。

Travel

西藏行记(四):Day 18-22

Day 18行程安排:从日喀则出发,到达定日县今天从日喀则到了定日县,定日县的总体海拔超过 5000 米,所以在宾馆午休的时候,有点感觉透不过气来。 一路上翻越了加措拉山口的时候,停了一下车,结果一群藏族的小伙子就围过来问我跟我父亲要不要狼牙,辟邪。我们一再推脱,最后赶紧上了车“仓皇而逃”。 不是对穷人有什么偏见,而是人因为穷,所以做不出什么好的事情来。他们的生活距离“优雅”,相差的实在是太远。明明我们已经反复说过不需要了,却还在一个劲儿推销。延伸思考,明明知道这个东西销售不出去,但是不想着其他的谋生之道,而是拘泥于销售这样的东西。因为什么?因为没有见识,没有知识,也是因为懒。人要克服惰性,不光是体力上的惰性,而且是思想上的惰性,这是多么难的一件事情。 这几天在藏区,看到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正好和思想上的惰性能够匹配在一起。我发现无论男女老少,都在刷抖音,看一些段子。尽管没有文化甚至不识字,但搞笑低俗的视频,

Travel

西藏行记(三):Day 11-17

Day 11行程安排:从芒康出发,到达八宿今天也是赶路的一天,到了八宿县,在八宿县安顿下了。 今天也是第一次见到真实的西藏特产——限速单。在限速开始的起点发放限速单,限速单上记录了进入限速区域的时间,然后到下一个检查站时提交限速单,通过这种方式强制达到限速的目的。 到检查站的时候,会有当地人给我们发一些广告,当然不单单是广告,还包含了一系列的游玩信息,我看了下原来走过的这些路线,基本上和广告中写的是相符合的,说明我们的路线没有走错。 Day 12行程安排:从八宿出发,到达波密米堆冰川今天从八宿启程,到达林芝县波密市。沿途经过了然乌湖和米堆冰川。 从米堆冰川出来进入林芝地区的时候,海拔在不断的降低,同时路边的森林和植被越来越茂盛,进入林芝腹地,还以为自己在浙江的某个山里,植被丰富,眼见所处尽是绿色。 父亲说,林芝被称为西藏的小江南,这话得到了验证,确实一点不假。 今天在米堆冰川景区发生了一件事情。我跟父亲准备乘坐观光车从山顶回到景区入口,驾驶观光车的应该是当地的一个青年小伙子。观光车已经快坐满了,但这个小伙子始终不开车。乘客们开始等的不耐烦了,包括我父亲在内,都在催促这个小伙子赶紧开车,

Travel

西藏行记(二):Day 6-10

Day 6行程安排:从海螺沟出发,途径泸定县城,到达新都桥镇奔腾不息的大渡河今天来到了父亲念念想想的泸定桥,还有飞夺泸定桥纪念馆。本来今天可以走另外一条路线去看红石滩的,但父亲执意要去看泸定桥,于是便作罢。泸定,红军在这里有着“飞夺泸定桥”的壮举。说实话,学的历史快忘了,所以,去之前我还特地查了一下红军的“长征”到底是从哪里到哪里。如果不带党政的偏见来看,红军能够飞夺泸定桥,确实是一个壮举。特别是当走到了现场中的泸定桥上的时候,看着那 13 根铁链,我更有此体会。难以想象当时的战士是冒着多大的危险,攻克了怎么样的难关,最终获得泸定桥战斗的胜利。 站在泸定桥之上,看着桥下汹涌的大渡河河水,再看看那有近 300 年的几根铁链,想象一下战役当时桥板被国民党军队所烧毁,这时候渡桥是多么惊现的一个场景,还要冒着桥对岸的炮火。所以抛开任何政见,这场战役都值得任何人钦佩和鼓掌。 再想一想,当时有那么多优秀的人才愿意从国外回来加入共产党,说明当时信仰的力量还是相当伟大的。突然对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作产生了兴趣。

实时音视频:声网 v.s. 网易云信——调研报告
Report

实时音视频:声网 v.s. 网易云信——调研报告

对于一个创业公司的小团队,我们有大量的业务需求需要处理,没有大量的人手用于开发、优化音视频部分,所以我们急切希望找到一个支持跨平台的、开箱即用的解决方式,让我们可以不花太大的力气对界面进行一些定制,达到一个总体较好的效果。但从实践中看下来,网易云信目前不是很能满足这一点,所以我们在考虑替换为声网 agora。本文提出了替换为声网的过程中一系列可能存在的问题,以及解决方法。

一千种方法失败,一种方法成功
Daily

一千种方法失败,一种方法成功

昨天晚上听说了一些事情,便在推特上写的下面这段推文。 创业失败的理由可能有一万个,每个环节的出错都可能导致前功尽弃失败。但成功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整个公司在所有该做对的事情上都做对了。当然,是在目前的语境下这么认为的。今天早晨起来,看到巴黎圣母院大火的事情,感慨万分。貌似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这次的大火事件。对于任何需要大量人员参与、配合的团体活动来说,失败的理由有一千种,但成功的理由只有一种。拿修复巴黎圣母院这件事情来说,失败的理由可能是经费不够,可能是时间拖得太长烂尾,可能是一场大火,可能是一次意料之外的革命。有些失败理由可以被预料到,有些理由预料不到于是变成了黑天鹅。所以,失败的理由有一千种。但修复成功的方式只有一种——在合适的时间,利用合适的金钱,聘请了有经验的、

Financial

2018 投资总结

还记得 17 年结尾时候吹爆股市的 这篇 总结,现在回头看看 18 年经过的大风大浪,感叹自己还是对于投资领域的不成熟。 不成熟在于,选择用全部的资金押注了股票市场; 不成熟在于,对于 A 股甚至是中国国情的过度自信; 不成熟在于,当身边急需用钱的时候选择了割肉套现; 还有许多的不成熟; 本来就想这么偷懒过去,但不做总结是不对的,回顾 2018 年的证券账户操作和流水,总体的风格依旧没有变。无非是聚焦在白马的领域,操作的股票也就那几只。当然对于不熟悉的医药领域也有部分的涉猎,但真的是皮毛中的皮毛,和在人民广场讨论股票的老年股民朋友们实无差异。虽然买卖的股票很少有中小创的品种,但投资白马并不意味着没有风险,也并不意味着风险就比中小创企业就少,这只是投资风格的一种,没有好坏之分。 不要过分迷信白马神话,因为接下来我要跟你讲一个真实的故事。 曾经因股息率而极度看好的中国石化,作为它的忠实用户(是的,我的车只加中国石化,除非高速上没有选择了),谁能想到因为 高管的操作失误导致巨额亏损,进而影响到了股价?

【译】关于个人财务管理的 833 字箴言

原文来源 https://www.wsj.com/articles/simple-bedrock-rules-on-personal-finance-1423358434 好久不写日志了,水一篇。 黑色字体:翻译 红色:译者备注,便于理解 不要相信(那些专业机构)预测的经济和金融数据 不要相信所谓专家推荐的股票 让你的资产配置的复杂度尽可能低 如果你想赌博,那请只买一只股票吧,我不拦你 尽可能让你的长期(长线)投资变成股权投资 全球化配置你的资产,不要仅限于美国(中国) 可以持有一些债券,例如长期国债、通胀挂钩债券等(公司债也可以,但要考虑信用评级) 千万不要买彩票,那是交智商税! 知道自己适合什么样的投资策略(遵循《投资者风险承受能力评估》的结果去配置资产,千万别买超过你风险承受能力的资产) 保险有必要买,但尽可能买一些免赔额高的保险,因为性价比高(免赔额,

Reading Notes

「人类简史」读书笔记

按照 How to Read a Book 中的方法论,做的读书笔记 认知革命 第一章:人类:一种也没什么特别的动物 无论是按照人属科还是智人的分类,我们都并不算是独一无二的。智人会学了思考,同时也因此带来了负担(大脑的大量消耗)。人类和动物的幼体相比,可塑性非常高。 当智人到达位置的领地时,往往就成为了当地的霸主,导致了其他同类的灭绝,至于原因,我们现在还不知道。 第二章:知善恶树 距今 7 万年 - 3 万年前,智人出现了新的思维和沟通方式,让他们可以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进行思考。与动物的语言形成区别的是,人类的语言支持传递虚构的事物。这个功能最早用于八卦,而后续的影响却是深远。通过人类的共同想象,可以让大批不认识的人进行合作,从而合作能力上甩开了其他物种几条街。同时最高的组织规模也上了一个台阶 第三章:亚当和夏娃的一天

React Native

React Native App 集成友盟页面统计

在原生开发中,集成友盟之后,它的 SDK 会自动帮助我们统计页面的流转情况,iOS 中它收集的是 ViewController 的类名,同样的,安卓中它收集的是 Activity 的名称。 页面统计集成正确,才能够获取正确的页面访问路径、访问深度(PV)的数据。 以 iOS 为例,那么 React Native 应用在某种程度上是单页应用,全局只有一个 ViewController,安卓上也是只有一个 Activity。那么自动的页面统计就失去了效果,幸亏友盟的 SDK 暴露了手动记录页面统计的 API,让这个统计功能重新可用。看了网上很多的所谓 React Native 下的教程,对这部分只是浅尝辄止,或者是根本都不提,所以我想我有必要分享一下我的解决经验。 最初能想到的有两种解决方法。第一种是按照

提车一周年记
Automobile

提车一周年记

这篇文章扔在草稿箱里很久很久,想了想,还是发出来吧,主要是因为很久没有更新博客了,水一水。 想想时间也真的快,距离拥有自己的第一辆车要一年了。粗略估计,一年正好跑了快一万公里,按照圣贤的说法,也该胜过读万卷书了。去年夏天从上海出发跑了一次三清山,十月份载一家人到张家港出行,然后元旦去了趟苏州,还有近期杭州跑了一回,车辆的总体表现都还不错。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不喜欢开车了。不是中国特有的现象,是世界的普遍现象。你说是因为公共交通的便利吧也行、说是第三世界国家打仗油价飞涨也行,总之,爱开车的朋友是越来越少了。问了身边有车的和没车的朋友,都首要考虑公交出行,多归咎于市区的难停车和堵车问题。像我这种开着 7 座却只坐一个人的做法,简直是与环保和共享经济的大潮流相向而行。

Japan

日本自由行线路推荐

最近借着去看「椎名林檎 ひょっとしてレコ発2018」的契机,第三次赴日自由行了。第一次是在 2014 年,独身一人前往日本旅行 12 天,第二次是在 2015 年,带着家里人一起出国旅行。每次的路线几乎都会有变化,这里总结一下分享给大家,希望能对你有帮助。 三次自由行下来,本人的整体感受是,相比于关东地区,关西、中国、四国地区更好玩一些,而且人也比较少。 第一次: 整体:大阪进,东京出 图片仅代表整体路线规划,非真实行程,仅供参考! 主要路线:大阪、京都、静冈(富士山南侧登山)、富士五湖、箱根、东京 时间:7、8 月份

React Native

极光推送 react-native SDK 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记录

阅读前,请注意版本与时效性! 版本:jpush-ract-native 2.1.11 最近因为项目的需求,使用了在 GitHub 上开源的 jpush-ract-native 极光推送官方的 react-native SDK,在使用过程中踩了不少的坑,简单整理一下: 错误码没有文档 没有同步方法用于获取客户端与极光服务器 TCP 长连接(下简称极光服务器)的连接状态,只有一个注册回调的 JPushModule.addConnectionChangeListener 方法(iOS 还有另外一个方法 JPushModule.addnetworkDidLoginListener,但是由于非跨平台共用,不建议考虑) 操作 Alias、Tags 必须与极光服务器连通才可以,即满足条件 2;连通状态下,两次调用操作 Alias、Tags 间隔必须超过

iOS

通过 usbmux 真机调试 React Native iOS App 的方法

前言 在开发调试 React Native App 的过程中,我们需要将 Development Bundle 传输至模拟器或真实的设备以运行或者浏览变更,对于 Android 的开发调试过程,我们利用 adb reverse tcp:8081 tcp:8081 命令,可以将手机上的 8081 端口反向代理至电脑上的 Bundler 监听的端口,但是对于 iOS,则没有这样的命令,只能通过 Wi-Fi 方式进行传输。 在 Wi-Fi 情况不佳的环境下,这个传输过程变得相当缓慢,同时由于 Development Bundle 的环境下,Bundler 没有将 Image Assets

Financial

2017 年投资笔记

17 年已经接近尾声了。从北京的创业公司离职,回到上海也都一年时间了,回想一年里做了一些什么事,值得拿出来和大家分享的也就是投资了。第一次写投资笔记,也算是对今年的一些事情做一个总结。 回上海之后因为某些私人原因,在某个金融投机公司待了十个月,做着一些与技术无关的工作,但算也没有完全脱离技术——期间为开发了两个桌面端的内部软件,技术选型上采用了 Python 3 和自带的 tkinter。那段时间尝试了几个月在家办公,但是感觉并没有特别好。也正是那段时间让我停下来思考了自己想要什么,人生的意义等等。最终,我选择回到了老本行。 一旦接触了金融,便开始关注自己资产的保值增值,虽然本金不多,但是确实是真金白银,亏了还是要心疼的。「纸上得来终觉浅」,没有做过交易的人的空谈大论是没有意义的,再加上考了两个金融产品的准入证书,自认为对目前市场上的金融产品的理解更深入了一些,于是牛刀小试,选择股市作为自己投资的渠道,开了美股和中国 A 股的账户。相对于其他金融产品来说,股市是比较适合非专业投资者参与的。 Prolog 这个市场最有魅力的地方在于,如果你的看法是正确的,给予时间,

谈自由的互联网

没有什么比「顺畅」地访问自由互联网世界更让我高兴的事情了。 在国内的朋友也许会注意到,这次「断网风波」来的尤其的凶狠——限制端口、白名单、流量特征,等等。打开 Surge 连通性测试的面板,显示的是挂了一批又一批的主机、服务。 原因之一无非是,Shadowsocks 协议本身没有明显的攻击漏洞,所以审查者只能着手于切断到 VPS 的链路,这样一来无论是不是用于翻墙的服务,都会受到影响。原因之二,是现在过于泛滥的 Shadowsocks 商业服务。软件的配置过程非常方便、易于传播,另外从成本收益的角度上分析,也可以称得上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大多数的商业服务均不提供退款,至少我遇到的是如此)。这两点,足够让当局者引起警惕——毕竟当人人都知道「墙」且人人能轻易翻「墙」的时候,「墙」就自然倒塌了。 今天有一个朋友问我,